400-000-3686
一個老師對孩子一生的影響,一個19歲有自殺傾向男孩的痛苦自述
抑郁情緒

2017-11-08 14:03

閱讀量1126評論0
  小吳今年19歲,今年讀大二,他出身工人家庭,有一個弟弟。父母對他和他弟弟在生活上管束較嚴,但在學習問題上則無過分要求。小吳上高中以前身心狀況良好,性格開朗,好學上進,成績優良,與同學關系很好;入高中後,由于班主任工作方法不當,使其受到長時間的精神刺激。 
  
  小吳來到偉凡心理咨詢中心的時候,表情麻木,面容憔悴,兩眼無神,說話吃力,語速緩慢,但意識清楚。說話調理很清晰
  
  小吳講述:“自高三到上大學,長期郁郁寡歡,對什麽事情都感到興趣索然,時常心煩意亂,學習很吃力,考試成績處于中下水平。現在,我對未來感到很渺茫,毫無信心。和同學相處得也不好,整天憂心忡忡,不想與他人說話。時常感到神疲乏力,有時還感到氣短、心悸、胸悶,心情極爲痛苦煩悶,有時還産生出輕生的念頭。我想盡快恢複正常身心狀態,卻始終找不到正確有效的方法。這樣的狀態持續已達三年多。” 
  
  艾歆偉教授:“你不妨回憶一下,自己怎麽會如此心境。比如,回憶一下哪件事情曾給你很大刺激。” 
  
  小吳:“記憶最深的就是高中班主任對我的不公。有一次,班主任叫我父親辦一件私事,我父親是個嚴正的人,認爲辦那件事是違反原則的,就拒絕了班主任。班主任便記了仇,在很多事情上故意刁難我,當我取得優異的學習成績時,班主任便會在班上點名批評我驕傲自大、目中無人等等;如果我考糟了,他也要在課堂上點名批評我,說我學習態度不端正、學習方法一竅不通、自甘落後等等。更使人受不了的是,班主任還唆使其他教師一起整我,還用種種手段讓班上的同學不理我。每當班上丟了什麽東西,班主任就在課堂上點名質問我。最惡劣的是,他還散布流言說我與某女生有關系,作風不好,思想意識很壞,手腳不幹淨等等。由于他的所作所爲,我在學校裏成了一個孤家寡人,幾乎沒有同學與我來往,甚至鄰居也對我存有戒心,不讓自己的孩子與我來往。”
  
  "我的父母聽到了這些流言後,不加辨析,也根本不聽我的申辯,就是一味地訓斥、打罵。父母還勒令我除上學時間以外,一律不准離家門一步。我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中苦苦熬過了高中生活。那時候,我的心情十分苦悶、沮喪,但又無處訴說,時時刻刻都感到壓抑。高中三年級下期,我感到身心已極度疲憊,經常失眠,睡著了也是噩夢不斷,這一切使我覺得生不如死,很想自殺。但我又有所不甘,我想,如果我自殺了,大家不會同情我,只會說我果真是個沒出息的人,我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學習上,發誓要考上大學。我認爲,只有考上大學,才能爲自己爭一口氣,也才能離開那個鬼地方和那些小人。"
  
  “可是,考上大學後,我的心情並沒有從此就好起來。學習負擔重,與同學的關系仍是不好。一學年下來,各科考試的成績都不理想。我覺得真是應了那句老話:‘天下烏鴉一般黑’!很多同學都跟我吵過架,很多同學都不願和我交往。我現在真的感到人生毫無意義,生活枯燥無味。我現在脾氣很暴躁,誰要是傷害了我,我是不會讓他好受的。我的身體現狀也是每況愈下,時感乏力、心悸、胸悶、氣短,有時會無端地感到緊張,緊張時語言表達不流暢,結結巴巴。以前我可是從不口吃的。" 
  
  艾教授分析:由于小吳長期受到不公正對待,精神創傷嚴重,心情十分壓抑,形成了孤僻、多疑的病態人格和歪曲的自我意識,並有自殺傾向;同時,由于長期抵制外界壓力和考大學付出了巨大體力和精力,以及對大學繁重的學習任務感到難以承擔,小吳已患有一定程度的神經衰弱。這一切使他在適應大學集體生活的過程中遇到了障礙。 
  
  同時,小吳呈現出心境惡劣,情緒低落,無生活興趣,沮喪憂傷,感到生活無意義和前途無望的憂郁症狀。這些症狀狀使其學習效率和生活質量明顯下降,並持續達三年多,最終指示小吳患上了抑郁症。
  
  指導方案:主要采用主意識修正法。 
  
    首先讓小吳將壓抑多年的郁悶從心中全部傾訴出來,然後解釋之所以會出現目前這些症狀的原因,使其正確認識自己目前的心理問題及其性質,改掉錯誤的心理暗示,糾正其對社會和人際關系的片面認識,從而客觀地對待他人和所遇到的現實生活問題。
  
  其次分析小吳所具有的優點,在人際交往的方法上給他以具體的指導。
44
個人情緒廣告

說點什麽

最新評論

    專業在線咨詢免費預約
    熱門文章
    推薦文章

    在線咨詢

    免費熱線

    400-000-3686

    微信咨詢